• seho參零參

Dance Concert:歐拉 · 瑪齊耶斯嘉的Theremin異想

更新日期:2018年4月30日

[背景]


2018年4/7與4/8,台中國家歌劇院透過全球徵件,首演了一場特別的演出:「Dance Concert」,是由波蘭新銳舞蹈家Ola Maciejewska (歐拉 · 瑪齊耶斯嘉)所編舞創作的劇目。


Ola出生於波蘭,現居巴黎,作品主要研究舞蹈的跨領域特性,並探索人性在創作過程中的影響,活躍於歐陸各國,並獲愛馬仕基金會贊助演出。


這場演出的特別之處是她利用「Theremin」(譯為「特雷門琴」)這種樂器來作為舞蹈創作器材,這也是節目名稱Dance Concert的由來:舞蹈與音樂的結合,用肢體奏樂,用音波跳舞。


1928年RCA公司製造的Theremin

Theremin於1919年由Léon Theremin博士發明,是全世界第一台電子樂器,所有電子合成器與電腦音源的鼻祖,它同時也是世界上唯一不用接觸樂器本體就能發聲的樂器。它有兩根天線,彈奏者的手在空中擺動,藉由控制手與天線之間的距離,就能讓Theremin演奏出不同的音調,像人聲,也像大提琴,很神奇。(本站Theremin文章列表)



Léon Theremin博士曾經更進一步發明過改良版的Theremin,將原有的天線埋入地板下面,稱為「Terpsitone」(譯為「特爾西琴」)。不像Theremin的彈奏是用手來控制,Terpsitone則是根據地板上的舞者肢體律動來影響天線接收,進而彈奏出音樂,其難度與技術性更高。


Terpsitone

Terpsitone是Ola創作的概念根源。由於Terpsitone難以複製,Ola此次演出是用改裝過的Theremin作為工具,模擬Terpsitone的效果。


我在3月間透過Digilog的引介,受歌劇院邀請舉辦了幾場本次演出的Theremin前導講座。由於是全球首演,即便是歌劇院內部,也不知道最終的演出型態。各方都很期待Ola如何結合聲響及舞蹈,讓這個百年電子樂器呈現出新的樣貌。


[演出]


4/7演出當晚,觀眾一入場就看到8台改裝過的Theremin以不同的角度與位置分別擺放在舞台場域:或吊、或立,頗有劇場感,也顯露出一種科技的氛圍。


Theremin舞台佈放 (於會後舞台導覽,孫云姿攝)

演出開始,三位舞者接續出現:時而交錯,時而靜止,時而激烈跑跳...即興且奔放;所有舞蹈動作也帶動了現場那8台Theremin的聲響:有時高亢,有時低鳴。身體觸發聲音,聲音也控制著身體...


(圖片由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

除了Theremin本身的聲音之外,Ola的團隊也活用電腦軟體輔助,讓Theremin去驅動數位音源,所以觀眾也能透過舞者動作而聽到風聲、鼓聲甚至電子樂音。


演出過程最令人驚豔的是三位舞者連體演出的橋段。舞者們彼此手牽著手,A舞者輕觸B舞者的手時,現場即發出與手指動作相應的Theremin聲響...我在心裡驚呼了一聲「喔!」很精彩。


(圖片由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

演出結束前,燈光才開始有明顯變化。在忽明忽暗、快速變化的光影中,三位舞者同時彈奏不同的Theremin,令人耳迷目眩。


(圖片由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

[技術面]


無論是舞者肢體平靜地伸展或激烈地跑動,透過即時的音量與效果控制,並融合預錄的音軌與現場Theremin的聲響,此節目表現出高度的技術性。聲響設計與即時控制是與Ola合作過前一個project的Alberto Novello (阿爾貝托 · 諾威羅)負責。


Alberto是義大利人,同時擁有音樂人與理工博士的身份,是位出色的音樂家與音效設計師,自己也擁有一個電音表演團體。


在理解Ola的創作概念之後,他為這個節目寫了個Max/MSP的程式。演出結束後有舞台導覽,Alberto為觀眾們示範了他如何透過這個程式配合舞者動作去即時控制每一台Theremin的音色與音量,包括trigger samples、pitch shifting、ring modulated、add harmonics等等變化。


電腦軟體設定 (Alberto Novello提供)

Alberto讓整個演出過程的聲響充滿想像力且富有創意,甚至實現了「在虛空中拿取聲音」這樣的抽象意念。除了三位舞者之外,他其實是第四位隱藏版的表演者。


Alberto為筆者說明現場setting (孫云姿攝)

演出的8台Theremin是由荷蘭的Wilco Botermans改裝。Wilco是工程師,同時也是一位Theremin演奏家,作品較偏實驗性,也活躍在Theremin的國際社群。


這8台原是Moog的Etherwave Theremin,Wilco取消了環形音量天線、改裝內部電路,並且重新塑造外觀。


改裝過的Moog Etherwave (孫云姿攝)

[創作面]


在現代的表演藝術中,肢體動作透過各種感應器與電腦元件去控制聲音變化,甚至控制影像、燈光,已經是一件再普通不過的事情了。然而Ola為何會用Theremin/Terpsitone這麼古老又冷門的電子樂器來創作呢?這是我最好奇的一件事。


Dance Concert這個創意的目的在於探討環境與人的關係 (to stimulate an environment that reacts to human presence, BY Ola),而根據Ola的說明,在上一個作品中 (Bombyx Mori),她結合了表演者、音效與現場觀眾的聲響,對她來說,那是一種情感的交流,是她非常感興趣的部份:舞者與聲響的互動。於是,她開始思考更具創造力的器材來應用在她的創作上。


她選擇了Theremin。


Dance Concert是一齣風格特殊的劇作,是Ola內心深處的異想。至於為何不選擇其他數位器材?她的答案是:「There are digital tools but I prefer analogue - it's a matter of taste.」簡單一句話,讓人心領神會。


Theremin如同虛空中的遊魂,百年來飄蕩在音樂界與藝文界,偶或現身。許多人構思著如何拓展它的演奏可能性,而Ola用最直接的方式實際「舞」了出來,不再只存於想像中。這是Dance Concert最重要的啟發。


筆者與Ola於會後慶功宴

(感謝:Digilog Frank Lin、盧家齊,台中國家歌劇院孫云姿、賴盈先、楊晨聆的協助,以及Ola與Alberto的資訊提供。)


(圖片由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

141 次瀏覽

© 2018 by seho參零參

seho0206@gmail.com

  • YouTube Social  Icon
  • Instagram Social Icon
  • Facebook Social Icon